天价学位房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

                                  “总体而言,欧盟在卫生防疫等领域起协调作用,不是直接管辖,主权仍主要在成员国手中。

                                  “简单来说,一次采油就是依靠地层压力,使石油自喷出来,地层压力减小后,自喷就无法实现了。二次采油则是通过注水或气的办法驱动采油,三次采油则依靠注入化学剂、热介质和气体等驱动采油,四次采油是一种多介质协同的提高采收率技术,更加智能、高效、精准。

                                  20世纪30年代初,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英勇开展革命活动,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成立了陕甘边特委和陕甘边革命委员会,创建了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  2015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考察,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参观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考察了当年红二十六军和陕甘边区游击队在山崖上利用天然洞穴修建的薛家寨革命旧址。他指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要加强对革命根据地历史的研究,总结历史经验,更好发扬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

                                天价学位房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

                                原标题:天价学位房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  天价学位房其实是一个教育管理问题。

                                对于公办教育,只有让教育资源的分配相对公平,才能使孩子的义务教育不因家庭财力的不同而享受差别待遇。

                                  近日,深圳一批高价学位房业主维权事宜被多家媒体报道。

                                维权起由为这批房产原来在申请学位时可享受一类学位积分,现在却被降为三类学位积分,导致一些孩子在学位申请中未能通过审核。   学位房的概念是教育部门为了解决就近入学,实行学区划片所衍生出来的。 在实行学区划片之初,确实为解决教育公平、减少跨区域申请学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后来随着各房产中介的推波助澜,学位房的概念日益深入人心。 无论新旧房产,一旦有了优质学位的加持,房价立即扶摇直上。   深圳白沙岭片区上世纪80年代末建设的南天花园等老旧小区因为附带有深圳实验小学的学位,目前每平方米报价基本都在15万元以上,前两年更惊现北京一胡同6平方米的房子报价380万元的奇闻。 众多家长不惜重金,对这些破败不堪的房产趋之若鹜,其望子成龙的心情可以理解。 他们追求的无非是一个名校学位,对于居住环境倒并不在意,甚至根本都不会居住,何况学位用完以后房产转让仍然可以享受高额的升值收益,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投资学位房是一个包赚不赔的买卖。

                                  也有人另辟蹊径,通过租赁的形式顺利申请学位。

                                由此衍生出了一条黑色的虚假租赁产业链,养肥了一批中介和一手业主,倒逼教育部门出台了学位锁定的应对措施,但该项措施客观上又进一步推高了学位房的价格。   学位房的价格乱象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家长对所谓名校的盲目迷信,一是教育资源配置的严重不足或失衡。   对于家长来说,似乎孩子一入知名学校的大门,便前程似锦、一片坦途。

                                其实对于小学、初中阶段的孩子来说,即便进入了所谓的名校,也难逃放学后背着沉重的书包直奔校外培训机构的命运。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统计,是不是进了知名的小学、初中,就一定能考上更好的高中?从知名小学和初中考入重点高中的孩子中,又有多少孩子的名字出现在培训机构的光荣榜上?究竟是所谓名校的培养,还是培训机构的功劳,这实在是笔糊涂账。

                                  中国现在实行的是九年义务制教育,这决定了小学、初中阶段属于普惠制教育性质,理性地说,不应该有所谓的重点小学或者重点初中的出现。 在上世纪各地政府财力较为紧张的情况下,集中力量办好几所小学、初中尚情有可原,但在21世纪的今天,如果小学、初中阶段仍然存在所谓的优质学位与普通学位之别,无疑是对教育管理部门工作不力的一种证明。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学位不均衡问题,各地政府首先应该加大义务教育阶段的投入,确保适龄儿童有足够的入学学位。 在此基础上,再对现存的教育资源进行充分的评估与优化。

                                对一些前期投入不足的中小学校,无论是从硬件的改善,还是对优秀师资的引进,都应该给于更多的支持。 应该鼓励各个中小学校开展自身的特色教育,让每一个学校都有其出类拔萃的特点。

                                对于同一区域申报入学人数差异极大的,甚至可以采取师资相互交流等措施来削峰填谷。   深圳教育部门近几年为解决学区申报不均衡的问题,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大学区制、创办名校教育集团托管其他学校等尝试。 但事实证明,这些措施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又制造出了更多在名校光环下的高价学位房。

                                  从以上两个意义来讲,天价学位房其实是一个教育管理问题。

                                对于公办教育,只有让教育资源的分配相对公平,才能使孩子的义务教育不因家庭财力的不同而享受差别待遇。

                                如果每一所小学、每一所初中各方面条件都基本均衡,相信各个家长也不会再挖空心思,在各个学校之间精挑细选,更不会为了所谓的名校学位而挥金如土,助长天价学位房的涌现。   天价学位房的出现并不是深圳的特例,在全国各地均大量存在。 在国家数次对房地产的调控过程中,学位房屡次成为房价调控的突破口与急先锋。 房价、教育、医疗压力重重的今天,抑制天价学位房无疑会有减轻负担、促进消费的积极意义。 为天价学位房降温,不是教育管理部门的义务,但促进教育资源均衡与公平,却是教育管理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

                                只要实现了教育资源的充分均衡,天价学位房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责编:孙红丽、初梓瑞)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天价学位房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

                                  6月1日将进行32强的比赛,16强比赛将于6月3日打响,8强赛与半决赛将于11月8日至11月12日举行,决赛三番棋将于2021年2月1日开战。(文玄)双方在同一起跑线再出发。

                                  好的教育应该是培养终生运动者、责任担当者、问题解决者和优雅生活者。”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的发言引发关注。

                                天价学位房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严重失衡